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子企业动态

心若菩提,必成大事

读《心若菩提》有感

来源:安泰科技 时间:2017-06-15【字号:

        春节假期与朋友小聚,从实体经济的困难聊到了曹德旺“跑路”的传闻,朋友便推荐了曹德旺先生的自传《心若菩提》,读后不胜唏嘘。

    2005年,他带领福耀团队艰苦奋战,历时数年,相继打赢了加拿大、美国两个反倾销案,福耀集团成为第一家状告美国商务部并赢得胜利的中国企业,当时曹先生没能成为网红。2009年,他从全球43个国家和地区代表中脱颖而出荣获企业界奥斯卡之称的“安永全球企业家大奖”,成为该奖设立以来的首位华人得主,各类媒体的报道可没有现在这么热闹。2011年,他捐出3亿股福耀集团股权(价值35.49亿元)注入其捐资成立的河仁慈善基金会,而各类捐赠现已累计超过80多亿元,是官方统计中捐赠最多的企业家。2016年,他荣获全球玻璃行业最高奖项——金凤凰奖,是此奖项创立46年来第一位获奖的中国人,评委会称“曹德旺带领福耀集团改变了世界汽车玻璃行业的格局”,而此事在国内媒体却鲜有报道。如今,他率领的福耀集团是中国第一、世界第二大汽车玻璃供应商,在国内16个省市以及美国、俄罗斯、德国、日本、韩国等9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现代化生产基地,并在中美德设立4个设计中心,全球雇员约2.6万人。2016年,福耀集团实现营业收入166.21亿元人民币,净利润31.44亿元人民币,是中国股市唯一一家现金分红达到募集资金12倍的上市公司。而这些成就所引起的关注度,却抵不上一条“跑路”的传闻。

风口浪尖上的“跑路”企业家

     从2016年12月底开始,关于曹德旺“跑路”的传闻铺天盖地,在微信朋友圈中持续刷屏,曹德旺先生无意间成为网红。事情的起因是福耀集团投资6亿美元、在美国莫瑞恩建造了汽车玻璃厂而引起资金外流担忧。在媒体的推波助澜下,他成了李嘉诚之后的“跑路”代表,《钱江晚报》甚至发表了《想办法让曹德旺们留下来》的专稿。将对外投资建厂与“跑路”联系起来可能也是国内某些媒体的一大创造吧,但跟风者却不少。想当初,海尔在美国投资建厂是作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典型,是内地企业强盛的表现,而多年之后福耀投资建厂居然变成了“跑路”的证据。最让曹德旺先生不能接受的,是把他与李嘉诚相比,“我不做房地产,我不为钱,为什么拿我跟他比呢?我是实业家,对那些为了钱的人不屑一顾。”

      其实,福耀集团从1995年就开始在美国投资并经营着4亿美元的市场;2014年以5600万美元购买当初提起倾销诉讼的美国同行PPG公司位于美国伊利诺伊州的工厂;2015年购买了通用汽车在俄亥俄州的闲置工厂后投资6亿美元建设最先进浮法玻璃生产线,并于2016年10月建成投产(就是此次惹祸的项目)。而同时,福耀集团2015年投资10亿元的汽车玻璃生产基地项目已落户天津,规划年产值12亿元的基地项目将落户辽宁,同时在苏州工业园区刚拿到了一块地将新建玻璃生产线,这些在国内的投资却鲜有媒体报道。

     所以,“跑路”只是标题党们用以吸引眼球的马甲,而真正的原因是曹德旺先生接受采访时说的一些话,如“除了人力,什么都比美国贵”,具体的数据更是媒体热抄的证据:美国的土地在补贴后基本不要钱,电价是中国的一半,天然气只有中国的1/5,综合税费比国内低35%,这样算下来,在美国设厂比在中国多赚百分之十几。在特朗普要求制造业回归美国、力推大幅减税、美元加息吸引美元回流的大背景下,则更加引起国人对实体经济的担忧。同时,天津财经大学财政学科首席教授李炜光发布的研究成果--“死亡税率说”进一步加深了恐怖气氛,似乎进一步验证了某些专家们“税费重、成本高是国内实体经济不景气的根本原因”的论断,有的网络媒体甚至打出了《苛税猛于虎 天财教授李炜光再谈“死亡税率”》的标题。而无意中“躺枪”的曹德旺却十分不爽,“我之所以公开讲,中国税负太高、成本太高,这不是我在抱怨,也不是我要跑。我只是为了提醒政府,也提醒企业家,提醒大家危机感,告诉大家要小心”。作为全国政协委员,他在“两会”上提出了降低企业增值税的提案。

亲自写传记的亿万富翁

      回到《心若菩提》这本书,津津有味地从头读到尾后,深深地为曹德旺先生丰富的人生履历与高尚的人格魅力所打动。虽然封面上明确写着“曹德旺著”,但读完书中的后记时我才意识到,此书竟然是他亲自动笔一字一句写的!想一想,作为一名领导着2 万多名员工、年销售收入150多亿元的集团领导,作为一名身家上百亿的富翁,为了“不淡化故事的真实”,拒绝了文章高手的代笔,也不满意口述实录的局限性,只读完小学的他担起了这件“十分痛苦的差事”。其实,这也是他“做事要用心”人生理念的一次真实反映。

    “不管多忙,我保持每天还是要读两个小时的书”,平时只要有空他就会找书看,无论古今中外,入眼皆可读,读来皆入心。渐渐地,聪明的他成了一个博古通今的“杂学家”。他能静下心来按照MBA的教纲将管理学、经济学、财务管理等十几门课程全部自学下来。他还虚心求教,学习股份制改造、请教如何从财务报表中发现问题;阅读了朋友推荐的《聚焦法则》,他坚决退出房地产、剥离装修公司和加油站等非主营业务;他重建营销模式,清理几百家销售部;他改组董事会,率先引进独立董事;他三学《曾国藩》,终于明白了朋友寄书的良苦用心,“知其雄、守其雌”的条幅在他办公室一挂就是八年。他捐资成立的河仁基金会,是全国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经由国务院审批、以金融资产(股票)创办的全国性非公募基金会,开创了中国基金会资金注入方式、运作模式和管理规则的多个第一。

     集团内刊《福耀人》每期的重点栏目“董事长寄语”,均是由他亲自撰文谈自己对经营管理和做人做事的感悟,“教导后生,是我的责任。”有钱容易,有思想有境界不容易。其实,企业领导人不仅仅是企业的决策者,更是布道者,是企业的精神领袖。而他在董事长寄语专栏中的勤耕不缀,也为他仅用一年时间便写成《心若菩提》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预测金融危机并强力应对的领导人

      居安思危是伟大企业家的天性,从海尔张瑞敏的“永远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到华为任正非的“华为的危机、以及萎缩、破产是一定会到来的”,再到比尔·盖茨的“微软公司距离破产只有十个月”,优秀的领导人均喜欢盛世危言,因为一但冬天来临,“没有预见,没有预防,就会冻死。那时,谁有棉衣,谁就活下来了”。

     2006年下半年,曹德旺在调研过程中感到了“一种莫名的危机感,如一阵冷风迎面,令我周身寒战”。当年12月,福耀公司发出危机警告,要求停止扩张性再投资,促进现金回流;全面清理应收账款,严控风险;关闭低效益或亏损企业;展开全员培训,深化精益管理,提升产品质量,降低成本。2007年10月,曹德旺又在内刊《福耀人》上发表了著名的《一叶知秋》,其中写道“凯歌声中夹杂着的阵阵杂音,有如秋季的落叶,预言着冬天即将到来,预示着我们需要经受严寒的考验。……而来年春天的花是否开得灿烂开得艳丽,就在于我们自身是否已知季节在更换,并做好了种种越冬的准备”。为应对危机,福耀集团聘请了韩国标准协会强推全员精益管理培训,目标是将生产成本、管理成本、营销成本降20~30%;同时,暂停了股票增发计划,决定关闭4条建筑级浮法玻璃生产线。尤其令人佩服的是,决定关闭的4条线并不存在巨额亏损,只是微利或微亏,而且因为有股改时的业绩对赌协议,如果关闭造成资产减值计提,作为大股东的曹德旺需追送7000万股市值22亿元的股票。但曹德旺力排众议,“以不容协商的口吻发出指令”,因为“伤口要立即采取止血而不是拼命吃、拼命造血,那只会让血流失得更快更多”,从而推动了福耀集团“历史上最严肃、最大规模的自救活动”。对此,他也十分自豪:“今天,在我回忆这一段历史,我依然为自己的举动而自豪----22亿元人民币没能买到我的人格。或者说,我没有向22亿元的巨额利益屈膝。这让我至今自豪无比”。   

演好了自己角色的人

     曹德旺先生“从一个一文不名的贫困青年,成长为今天跨国集团的董事长,真可谓天道酣勤!更是天道酬仁!”。他是位不行贿的企业家,自称“没送过一盒月饼”,只凭人格做事;他打高尔夫球是以锻炼身体为唯一目的,喜欢早上一个人打,天未亮就用电筒找球;他也是一位对失信极其反感之人,敢在国际龙舟邀请赛的颁奖仪式上将奖杯当众扔到水中,只因举办方未遵守合同将冠军杯冠名让给了国外富商;他还是一位被逼成亿元富翁的人,最初发行的股票因暂时无法上市交易,许多买了原始股的人要求退股,他只好让妹妹向社会筹钱回购了400万股,并忍受着2分息的高利(后改为贷款);但一年半后股票上市,每股2.5元变为每股40元,将回购的股票出售后净赚上亿元。

    他一直认为,企业家的责任有三条:“国家因为有你而强大,社会因为有你而进步,人民因为有你而富足”。做到这三点,才能无愧于企业家的称号。

       向曹德旺这样的企业家致敬!

浏览次数:130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