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我在天安门广场

来源: 作者: 时间:2009-10-09【字号:

 

 

今年八月,我收到首都国庆60周年联欢晚会指挥部的邀请,希望借调我去负责晚会焰火产品的监督检测等相关工作。我的心情非常激动!能为祖国60岁生日做些贡献,是我们每一个儿女的心愿,能有这样的机会我感到万分荣幸。

此次国庆烟花与以往有很大的不同,除了高中低空礼花弹外还有特型烟花(鸽子、笑脸等)和网幕烟花。尤其是网幕烟花,作为和“光立方”并列的焰火晚会两大亮点之一,将会在十一当晚摆放在天安门广场正中间,直对天安门观礼台,是重中之重。而我的任务,就是对网幕烟花的监督检测,确保其顺利燃放。

这是一项艰难而繁重的工作。在世界的烟花史上,这种网幕烟花的表现形式也是第一次。网幕烟花是巨幅的有动态效果的烟火画,还要与晚会的灯光音乐相配合,在2250平方米支架上呈现出三幅巨作,单幅烟花数量近8万发;每一幅烟花品种均在20种以上。“作画”瞬间,单幅点火次数超过万次,时差精确度的控制能力要达到千分之一秒,只要少一次,慢一秒,巨幅画作就有可能面目全非。仅承载单幅烟花的电脑编程数据,就超过10万个。

出于安全和保密的需要,烟花的储存和装配在北京的远郊房山。那儿的条件比较简陋,任务的繁重和艰巨也是实实在在的,对于传统纯手工制作的烟花来说,有1%~5%的次品是正常的,但如果在十一直播当晚,网幕烟花稍有差错,后果不堪设想。第一次内部试燃放就出现了失误。当时只制作了一幅网幕画的1/3,在燃放过程中网幕突然脱落,烟火竟然烧断了铁丝网。大家紧急商议对策,加粗铁丝,喷口统一朝向,把瀑布烟花远离网幕……第二次实验几天后就开始了,看到从全国各地凑集到的六台250吨级吊车吊着巨大的画幅,站在25相当于7层楼高的网幕烟花下,人显的十分矮小。燃放过程比较顺利,旧有的问题解决了,新的问题又摆在了面前。十一当天网幕的安装时间只有4个小时,无法现场组装,只能在基地组装完毕后,折叠、装箱统一运送到天安门广场吊装。为此工作人员反复实验了三四十遍,最终决定每幅画折42下,每一折宽47.5厘米,每一折之间的缝隙为9厘米,折叠完毕,把网幕放到量身定制的木箱子里,避免在运输途中损伤。

98,在石景山首钢基地的第三次实验。刘淇同志来了,晚会总导演张艺谋也来了,可见领导们对网幕烟花的重视。可是由于连续几天的降雨,导致瀑布烟花的部分快引线受潮,反映迟钝。研发人员当即决定加强防雨措施,并将单引线改为双引线,以此来确保烟花按时点燃。

第三次实验后,临时决定改换一幅画作的图案,924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试燃放。“美好家园”的实施时间前后不到10天,一百多人通宵挑灯夜战。试放时李长春同志亲自坐镇观看。大家都紧张的屏住呼吸。试放成功!这幅筹备时间最短、画面结构最复杂、烟火品种最多的“美好家园”完美亮相。

大家期待已久的日子终于到了,六台大吊车紧张而又有序的忙碌着,网幕缓缓的升起,100多名工作人员仔细的检查。由于过于严谨,网幕升的很慢,还时不时停下调整,差点儿超过了预定的安装时间,急得总指挥和工作人员们声音都沙哑了。夜幕渐渐降临,演员越聚越多,大家都对这个庞然大物充满好奇。晚会正式开始,第一幅网幕“锦绣河山”点着了,晚会进入了一个高潮,周围的闪光灯一刻不停的闪着,看着周围观众们的笑脸,那时的我感到了幸福。旁边的工作人员问我紧张不,我说不紧张,之前我们已经做了一切我们所能做的,现在该是享受这一刻的时候了。“美好家园”、“雪域天路”,这美妙的画面将永远印刻在我的脑海里。

全广场数万人齐声高喊:“祖国万岁!人民万岁!祖国万岁!人民万岁!”在我模糊的视线中,几个舞蹈的小姑娘掩面而泣。我喃喃地说,我们做到了,祖国母亲,您生日快乐!



 

 

分析测试所

王义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