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三漫忆

来源: 作者: 时间:2009-08-15【字号:

我进入钢铁研究总院迄今已经44年了。初次接触它是从“零三”区开始的。

1964年底,我即将从清华大学毕业,学校分派我到钢铁研究院(当时的名称)二室毕业实习,导师是柯成主任,直接指导老师是谭震球。这是我第一次踏入钢铁研究院,第一次踏入零三区。1987年,我又搬入零三区内新建的25号宿舍楼,一住就是22年。朝夕相处,耳濡目染,所以对零三区的印象特别深刻,感情也格外浓烈。前后44年来她的飞速发展、巨大变化,真可以说是日新月异,令人由衷地惊喜和赞叹。

44年前的零三区与今天相比实有天壤之别。先说周围环境,在我原来的印象里,她仿佛是荒漠中的一座孤城,形影相吊,四周几乎没有什么房屋,更谈不上高大建筑。东侧是一片麦田,农味十足。我从学校乘公交车来院,下车后要穿过一片树木丛杂、野草遍地、间或还有一两个小坟头、颇为荒凉空旷的地带,才能进入零三区的东门(这扇铁门至今犹存,只是早已深锁不开了)。南门外有一条很窄的小土路,坑洼不平,污秽不堪,雨后更是积水满地、泥泞难行,风天则是尘沙蔽日,天昏地暗,是典型的老舍先生笔下的旧北京胡同形象。再看今天,四周高楼迭起,鳞次栉比,道路宽敞,交通便利,花香草绿,怡心悦目,店铺林立,热闹繁华,沧桑巨变真令人恍如置身梦中!

毕业后我到院工作,住在紧邻零三食堂的单身6号楼集体宿舍。零三食堂很大,每到吃饭时人很多,十分热闹。北边有明代建筑大慧寺,东面有一座露天游泳池。后来,在6号楼东侧的空地上盖了2223号楼,游泳池填平后又盖了2425号楼。楼旁种植花草树木,还修建了休闲小路、石桌、石礅、月亮门、健身器械等。这4座家属楼形成了一个生活小区,孩子叫、大人笑,人来人往,给寂静的这片土地带来了几分喧闹欢快的生活气息。

整个零三区基本上是南北长东西窄的矩形。位于北部顶端的零三办公楼是当时唯一的"高层"建筑,看上去颇有点唯我独尊、居高临下之势。其它那些低矮破旧的小平房则显得十分寒酸和衰颓。

然而,曾几何时,随着国家经济、军事、科技和钢铁工业的突飞猛进以及钢铁研究总院的事业、规模的急速发展壮大,小小的零三区也随之旧貌换新颜,呈现出一派勃勃生机。

零三楼一统天下的局面早已一去不复返了。进入警卫南门不远的左侧就是二层小楼的院离退休部,与之相对的右侧是三层的招待所。离退休部的北邻是4层的总部办公楼,这里是集团的最高决策中心。四四方方的造型,绛紫色大理石的墙面,六层石阶,玻璃大门、门阔三庭,庄严、郑重、现代、气派。门楣上"中国钢研科技集团公司"十个金色大字熠熠闪光,向人们展示它在中国钢铁科技领域中的威望与地位。

与总部大楼隔路相望的是钢研总院展厅。它记录了几十年来钢研人前进的脚步与辉煌的业绩。与展厅紧邻的是一座可容纳几百人的小礼堂。在这里经常召开会议、举办讲座、文艺演出等。她为钢研人的工作、生活、娱乐带来了方便。

此外,还有功能材料、纳米材料、非晶研究所、粉未冶金事业部、器材部、财务部等等许多建筑以及场地。还有设施完备的篮球场,闹中取静小巧玲珑的古柏园等,把小小的零三区装点得花团锦簇、美不胜收。

零三区的发展变化是巨大的,它与钢研总院,进而与整个钢铁事业和整个国家的形势紧密相联的。俗话说窥一斑可知全豹。我通过对自己熟悉的零三小区巨变的回顾,作为一朵小花,献给我们的国家,略表自己的崇敬与祝愿之情。

来源:离退休部 祖荣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