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杂院到大居室—我与祖国共成长

来源: 作者: 时间:2009-09-09【字号:

1949年初,16岁的我背井离乡,只身来到北京,投靠一个亲戚谋生,他把我安排在他工作的小工厂里做了一名勤杂工。同时,一座大杂院里一间六平方米的房中又多了一张床,我和其他五名勤杂工就住在那里。在这座大杂院里,开始了我的新生活。在这个大院里,住着十来户人家,大家对我这个“小不点儿”都很友善,尤其是郭大哥的一家,更是对我关心备至。大概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缘分吧。

光阴荏苒,随着时光的流逝,同屋的五个伙伴陆续离开了大杂院,住进了条件更好的单位的集体宿舍,而我也从小工厂来到了钢铁研究总院。1958年,25岁的我结婚了,考虑到我和爱人的家在外地,领导决定把大杂院一间六平米的房子分配给我做新房,让我兴奋不已。在郭大哥一家的帮助下,我的婚礼办得虽然简朴,但却不失热闹、不失隆重。

1964年,我的儿子降生在这间六平米的房间里。当时,物质匮乏,很多东西就是有钱也买不到,都要凭副食本供应。为了能给家人多弄一些带鱼、鸡蛋等蛋白质丰富的食品,我虽煞费苦心但每每都还是无功而返。在这座大杂院里,我生活了二十九年。

改革开放的1978年,我有幸分到了单位一间十七平方米的房子,我带着喜悦和恋恋不舍的心情搬离了这座大杂院。后来,我几经搬家,现在都分别住上了四居室。今年春节,我和老伴儿换上一套崭新的唐装,坐上出租车去看望已七十八岁的郭大哥和郭大嫂。到了郭大哥家,郭大嫂拿出一小筐鸡蛋和五条宽宽的带鱼,对我老伴儿说:“弟妹呀,以前嫂子没辙,每天只能让你吃一个鸡蛋、一小段带鱼,今天,这些鸡蛋、带鱼你撒开了吃,嫂子管够!”老伴儿听罢,笑着说:“嫂子,我现在每天还是只吃一个鸡蛋,偶尔吃一点带鱼,不过那不是因为没有,而是怕胆固醇高了对健康不利,这好日子我过不够呀。”郭大哥点着头,说:“说的对,这60年变化太大了!惠棠,咱老哥俩这衣食住行可说是‘鸟枪换炮了’。就这好日子,我就是再活七十八年都不嫌烦!”

大哥的这句话说到了我的心坎儿里。60年的岁月,从用他人的旧衣服做结婚礼服到随时随心所欲地穿上崭新的唐装,从因为物质匮乏不能多吃一个鸡蛋到因为担心健康而不敢多吃一个鸡蛋,从梦想拥有一辆属于自己的自行车到有了私家小汽车,从大杂院走进了108平米的大居室,年届耄耋的我见证了祖国的强大和百姓生活的富裕。我自豪,因为我见证了新中国60年的成长,感受了新中国60年的富强!我自豪,因为我和新中国一起成长。

来源:张惠棠